pc蛋蛋挂机投注模式
首頁 > 金華日報 > 三版 > 正文

這部電影,韓寒想向徐浪致敬

zgg71103

 

zgg71104

 

記者 汪蕾 報道組 溫君凱

韓寒最新電影《乘風破浪》將在正月初一上映。據報道,《乘風破浪》原計劃2018年上映,主角名字徐太浪,身份是不被家庭理解的小鎮青年,所講故事是賽車手阿浪一直對父親反對自己的賽車事業耿耿于懷,在向父親證明自己的過程中,阿浪卻意外卷入一場奇妙的冒險。

2018年剛好是徐浪離世10年祭。徐浪是武義人,2008年6月17日,32歲的徐浪帶著“飛車王”的名字,在俄羅斯“穿越東方越野拉力賽”施救賽車時與世界告別;那以后,中國再無“飛車王”,中汽聯把這個名字永遠留給了他。韓寒寫了很多紀念徐浪的文字,他說徐浪是“中國最好的職業賽車手”,是“最調皮但最穩重最堅強的中國車手”,也是自己“最好的朋友”。

那么,電影里小鎮出來的叛逆少年、賽車手阿浪,是不是“飛車王”徐浪?從電影開機時,我們就向韓寒的幾名武義好友探風多次。他們都沒能從韓寒那里得到答案,只知道早在去年四五月,《乘風破浪》制作團隊就曾全國遍訪徐浪舊友———幾乎所有人都確定,這部電影,韓寒想向徐浪致敬。

“這部電影只有韓寒拍,我們才答應”

1月18日,在徐浪好友,同樣也是賽車手的洪俊超帶領下,記者來到徐浪位于白溪口村的家里。

70歲的徐爸告訴我們,早在2009年,徐浪逝世一周年前,昆明就有一家公司想要拍攝一部關于徐浪的電影,他一口回絕了。這些年里,找上門來的人從沒斷過,家里人也從沒松口。一方面,家人對于用徐浪“做生意賺錢”很反感;另一方面,對于往事,不敢提及。

徐家三樓一整層擺滿了徐浪生前獲得的獎杯。房間保持著9年前的樣子沒有變過,木頭床上鋪著干凈的白床單,賽車輪胎做的茶幾在等待,只是主人再也沒回來。

徐爸徐媽平日里從不上三樓,這里最常光顧的人是徐浪9歲的遺腹子。孩子從沒見過爸爸,但他知道照片里的是自己最親的人,開車很厲害,“我爸爸在天上開賽車”。

孩子和韓寒很親,每年寒暑假都有一段時間是在上海度過的。徐浪離開那年,韓寒曾向徐爸提出,想把孩子帶到上海培養,他沒有答應。

徐爸想起2008年,徐浪追悼會上,他和老伴泣不成聲,是韓寒和一眾好友站出來,和他說“浪爸,別哭,以后我們都是你兒子”。那以后,大家都管他叫“老爸”;當年,韓寒拿下全國汽車拉力賽暨亞太拉力賽龍游站的冠軍,下午3點頒獎,4點時韓寒就帶著獎杯趕到徐浪墓前,“他說,浪是他的老師、最好的朋友,這個獎杯是浪的”。那是韓寒第一次拿下全國冠軍。

之后,每年的徐浪祭日,韓寒沒缺席過;徐浪家是韓寒來武義必到的地方,每年一次少不了;節假日,微信、電話的聯系很頻繁,“他是個有良心、念舊的人”。

前年,韓寒找到徐爸爸,說想在徐浪去世10周年時拍一部電影。徐爸爸二話沒說答應了:“他和別人不一樣,他對浪的感情,和我們是一樣的。這部電影只有韓寒拍,我們才答應。”

韓寒的賽車故事從武義開始

韓寒曾回憶自己認識徐浪的事:“我認識徐浪是在2002年的時候,那時候我剛剛參加拉力賽,不會開,最好的方法就是坐一坐高手的車。他那個時候在我所在的上海大眾333車隊。我把我的破車開去了浙江的武義,他的老家。我坐了一下他的賽車,終于明白了拉力賽是怎么開的。從此以后,我也能做出很好的賽段時間。”

徐爸印象里,那幾年,韓寒每年都要來家里一兩次,每次住上幾個月。他指著家里二樓的客房說:“那就是韓寒的房間。”當時,他沒想到“韓寒現在賽車開得這么好”,只覺得他是個“說話輕輕聲,長得很秀氣”的小孩子。

洪俊超第一次聽說“韓寒”這個名字,比徐爸更早,是2002年徐浪在333車隊期間。電話里,徐浪說:“我在和韓寒打臺球。”洪俊超還不知道韓寒是誰,徐浪笑說:“一個很有名的作家。”

他第一次見韓寒,是在武義溫泉橋頭的臺球室里。“走進小小的臺球室,徐浪和韓寒在打臺球,人很多,大家說說笑笑,然后我也加入了。”這個場景,洪俊超看《乘風破浪》預告片時最有帶入感。

《乘風破浪》開拍前,制片人找洪俊超聊了整整一下午,關于徐浪,關于賽車,也關于一群愛車的少年。電影預告片里,很多畫面讓洪俊超看到他們年少時的影子,比如,勾肩搭背走在小城里。故事里不僅有徐浪,還有他們;特別是鄧超飾演的徐太浪,與徐浪真的太相似,他義氣、爽快、愛笑、幽默。影片里臺球室的場景,在上世紀90年代的武義常常發生,主角就是徐浪和一群兄弟。

當年三人中的“小老王”、如今上海333車隊的維修技術總監,也參與了電影,《乘風破浪》里的賽車特技畫面,都是由他指導的。

武義賽車手傅軍飛,在徐浪去世后,與韓寒共同出資做武義賽車場項目,并設立徐浪紀念館。“徐浪走后,武義賽車場的項目就擱淺了,因為在資金和知名度上存在很大難度。我在2013年1月找韓寒,希望他能出力幫忙,他當即就答應了。”

傅軍飛至今還記得韓寒說的話:“他說,武義像自己的半個家,感覺對這里非常熟悉,因為有很多好朋友,也因為武義見證了他賽車成長的足跡。”

不只是賽車,不只是徐浪,還是另一個身份的自己

傅軍飛總覺得,《乘風破浪》的故事其實很復雜,“這里面不只有賽車,不只有徐浪,還有很多隱喻的故事和復雜的情感”,徐太浪這個角色,更可能是徐浪、韓寒,還有一眾愛車人的化身。如今拿了五個年度總冠軍的韓寒,還會時常問自己:“如果你在,不知道是你厲害,還是我厲害?”

傅軍飛與韓寒是在2006年徐浪的試車會上結識的,第一次見面,韓寒就把車開進了稻田。他愛聊天,天馬行空、犀利率直,往往一針見血;“坐沒坐相,站沒站相,一刻也閑不住”;穿衣打扮都很隨性、不講究,常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發,穿著件平常T恤。“他是個賽車天才,每次比賽前,他都異常艱難地把自己從床上拖起來,坐進賽車里繼續睡,等車和人一塊拖到賽道上,外面的喊聲把他叫醒,立馬滿血復活。”

如今,熱愛賽車的少年已步入奔四的年紀。當年的兩個叛逆“愣頭青”代表,徐浪的青春永遠定格在32歲,而34歲的韓寒已不再寫博客,也很少更新微博。《乘風破浪》是他沉默多年后的發聲,韓寒想表達什么,也許,只有電影能給你答案。

來源: 作者:汪蕾 報道組 溫君凱 責任編輯:
關鍵詞: 韓寒 電影 徐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