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蛋蛋挂机投注模式
首頁 > 金華日報 > 十一版 > 正文

老師散步時習慣性的“愛管閑事”,讓走失女孩一小時后重回父母懷抱

853982_zps_1540281913628

 

記者 葉 駿 文并攝

一個7歲小女孩在跟老人逛夜市時,不小心走失,家人報警、查監控、發朋友圈……遍尋無果,萬分焦急;

小女孩一個人流著眼淚掛著鼻涕,找不到大人就想著自己走回家,家住駱家塘的她卻沿著通濟橋往江南走;

飯后散步的黃老師橋上遇到小女孩,自然而然地“多問了一句”,結果發現是個走散的孩子,于是幫她打通了家人電話,并在原地守候10多分鐘,直到女孩重回父母懷抱,抱著大哭……

10月22日,市民樓晨來到婺城區安地鎮仙源湖實驗學校,給小學部的黃曼君老師送來一面錦旗,以表達黃老師幫他們找到走失女兒的暖心之舉。

事情發生在10月16日。當天晚飯后,樓晨的父母帶著她7歲的女兒到江北蓮花井夜市逛街,沒多久,兩個老人就發現孫女不見了,急忙給樓晨打電話。樓晨說,他接到電話是在7點,從雅畈趕到江北是7點半左右。他馬上到城中派出所報警,查看監控,沒發現線索;又到沿街店鋪看監控,還是沒什么發現。一家人急得團團轉,心都緊繃著,不知道這個內向的孩子會遇到什么不測。隨后,他們在微信朋友圈也發了尋人啟事。

直到8點多,樓晨的妻子接到了黃老師打過來的電話,說他們的女兒和她在一起,在黃賓虹公園門口等。在等大人過來的10多分鐘時間里,有外賣小哥路過看到,說幫忙把小女孩送到父母那里(看到微信群轉發知道的),黃老師不放心,一直陪在女孩身邊。

樓晨趕到公園門口,看到女兒,當即跪下抱著,兩個人都哭得很傷心。黃老師和外賣小哥這才走開。樓晨說,當時可能太激動了,他也沒來得及和黃老師多說話,只說了一句“我一定會感謝你的”!

昨天上午,記者采訪黃曼君老師時,她跟記者回憶了當天的情況。

黃曼君家住市區江南義烏街上,平時有飯后散步的習慣,從家里走通濟橋到江北再沿彩虹橋回家,正好一圈。當晚7點左右,天氣很好,不冷不熱,她從家里出來,沿步行道走到通濟橋南段、黃賓虹公園門口往北一點的地方。

這時差不多是7點半,黃曼君看到非機動車道上走過去一個小女孩,前后都沒什么大人陪著。黃曼君下意識地多看了幾眼,兩個人錯開幾步后,她突然覺得不太對勁:這么小的孩子一個人在路上走,憑她的經驗,不是太頑皮,就是走丟了。她當即轉身返回,把小女孩拉到步行道上,畢竟非機動車道上過往的電瓶車、自行車很多,并不安全。

小女孩應該是剛哭過,眼睛紅紅的,掛著鼻涕,手上拿著一袋板栗。黃曼君覺得小女孩看上去也不是很急,但眼神中有點茫然。她就問了很多話,小女孩可能是找不到家人受了驚嚇,或是覺得面前的黃老師是陌生人,并不愿多說話。黃曼君于是輕聲細語地說話,安撫小女孩的情緒,對方只說自己家住駱家塘,準備回家。

黃曼君往江北方向指了指,說你走反了,這樣走會越來越遠。問了快半個小時,還是沒什么“有價值”的線索,黃曼君就說你什么都不說,那只能叫警察來送你回家了。小女孩搖搖頭,不愿意,終于斷斷續續報出了一個手機號碼。黃曼君隨即打電話過去,是小女孩的媽媽接的,聽得出家人急得都要哭了。

一顆懸著的心,終于放下了。在等家人過來接的時候,有個外賣小哥路過看到小女孩,說他在自己的微信群看到了女孩可能在這個位置,要不要幫忙送到父母那里。黃曼君不放心,覺得還是原地陪著等好,讓她感動的是,外賣小哥也一直陪在邊上10多分鐘,直到大人趕到才走開。

小女孩從走散到重回家人懷抱,前后一個多小時。孩子回家后,黃曼君接到了樓晨打來的感謝電話,這時她已經走回江南,快到家了。這件事她也沒跟任何人提起,直到時隔六天當事家長送錦旗到學校來。

黃曼君告訴記者,她大學畢業就分配到安地教書,至今已經21年,其間當了17年班主任。現在是六年級二班的班主任。“對我來說,當班主任這么多年,平時就是與孩子打交道。平時在校內外看到小孩有什么事,愛管閑事已經成了習慣。”對16日幫助小女孩的事情,她坦言是出于教師的職業習慣與敏感,上前“多問了幾句”。

仙源湖實驗學校校長徐校彬說,黃曼君老師之前當過教務處主任,前兩年再三請求“辭職”,希望從較為煩瑣的行政事務中脫離出來,安安心心做個班主任。她喜歡和孩子們在一起,喜歡與家長交流溝通。黃老師的孩子已經上高中,平時全心全意帶班、上課,把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學生身上。她還很熱心,喜歡攝影的她平時經常拍一些學生成長的照片。這次做好事之后,她一直很低調,從未與親朋、同事提起;她從一開始就讓小女孩的家人不用感謝,認為這是她作為教師應該做的。

來源: 作者:葉 駿 責任編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