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蛋蛋挂机投注模式
首頁 > 新聞 > 實時播報 > 原創新聞 > 正文

99歲的抗戰老兵想要“回家”

金華新聞網2月27日消息  金華日報記者  季俊磊

講述:陳振南 整理:季俊磊 

QQ圖片20190227165539

抗戰往事雖已模糊,但覺人生因此而圓滿

我叫陳振南,1921年出生在廣東一戶普通的農民家庭,家中兄弟三人,我排行老二。1939年,國民黨軍隊在廣東征兵,兄弟三人必須去一個。當時大哥承擔著家庭生計的重擔,老三年紀又還小,我就主動站了出來。我被編入國民黨第65軍。

當時,日本鬼子到處燒殺搶掠、強奸婦女,連抱在懷里的孩子都不放過……我們都恨得牙癢癢的,廣東的情形也并不樂觀。1938年,日軍策劃廣東會戰,突破廣東守軍防線,并于當年12月成立了偽廣東省政府。

我所屬的第65軍,是少數還留在廣東與日本鬼子周旋的軍隊。那時候,日本鬼子在廣東的勢力很大,街上到處是他們的人,有好東西就拿,有不服的就打,有反抗的就殺……

我們只能在城市邊緣地帶打游擊:早上出現在江門,下午又跑到珠海,晚上連夜到佛山埋地雷。

參軍不到一年,長沙會戰爆發了。1941年,日軍第11集團軍在湘北集結兵力,秘密抽調坦克、獨立炮兵、獨立工兵等多個兵團,先后向岳陽、臨湘、桃林一帶地區集結。我們接到上級指令,要求前往前線支援。第一次參加如此大規模的戰役,只有21歲的我,心里根本沒有底。臨走時,特意去看了一眼家人,因為不知道這一走,還能不能活著回來。

參加長沙會戰,是我這一輩子最自豪的事情,雖然很多事情已經記不得了。那時,我們團主要承擔物資運輸和戰場彈藥運送的任務。記得那年4月,天天下雨,導致路面多處塌方,運輸車根本不能前行,只能向附近的老鄉借來板車,純靠人力,日夜不停地將物資運送到前線去。

頭頂上盤旋著敵人的飛機,轟隆隆的聲音到現在都還感覺在耳邊回響,很可怕。飛機飛過頭頂的時候,就有機槍瘋狂掃射,我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用最快的速度趴下。那時候,死了不少人,但是日本鬼子的火力很猛,我們根本來不及打掃戰場,戰士的尸體到處都是,有些戰士的胸膛,甚至被飛機上的機關搶打出二十幾個洞,血不斷地往外流……

戰士們在戰壕里連續戰斗,而我們要做的,就是不斷地為他們遞上充足的彈藥。說實話,看到日軍飛機飛過頭頂的時候,我特別害怕,犧牲是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的。眼看著戰友一個個在身旁倒下去,我心里充滿了悲痛。幸運的是,在槍林彈雨中,我活了下來。

1941年12月,日軍發動了太平洋戰爭,他們想從廣州進攻香港,我們再一次接到指令,回到廣州防守。之后,我又跟著部隊去了江西、浙江等地抗擊日軍,1945年1月移防到金華。直到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,我們在金華接受了日軍的受降。看到日軍低頭的樣子,我的心里爽快極了。

到金華那年,我25歲,從那時起,就沒有離開過這里。后來,我加入解放軍,直到1958年退役。我曾想參加抗美援朝,剛準備出發,我的妻子寫信到部隊,讓我回去。領導體諒我是老兵,本來就不同意我去,趁此機會就讓我回來了。

退役后當過居委會主任、人大代表,現在希望有個家

退役后,組織上安排我去金華市稅務局上班,但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前往,最后去了金華副食品公司上班,直到1983年退休。其間,我在將軍路附近置辦了一處房產。退休后,城東街道領導找到我,希望我出任明月樓社區居委會書記兼主任。

當時覺得自己不能勝任,推辭了很多次,但街道領導說看中了我身上的軍人氣質,相信我有這個能力,我就接下了這個“任務”。沒想到的是,這一干,就是18年,直到80歲,“老陳”成了社區里大家對我最親切的稱呼。1992年,我被推選為第二屆金華市人大代表,1997年被推選為第四屆婺城區人大代表。能為更多的人謀福利,這一點我很開心。

遺憾的是,我這一輩子沒有親生兒女,一個侄子當養子養在膝下,那是他17歲那年,我從廣東帶過來的。我們夫妻倆給他辦理金華戶口、落實單位、娶妻生子……孫子更是我們的心頭肉,從出生起,就是我和妻子帶大的。

2017年,我們把房子賣掉,去廣東生活。不曾想,妻子一到廣東就嚴重水土不服,一年時間基本上都在醫院病房里度過。“回金華!”我對妻子說,咱們都有點退休工資,用賣房的錢重新買個小房子,也能過好日子。去年年初,孫子請了長假,把我們送回了金華。

回金華后,發現手上的錢已經不夠買回一套房子了。妻子的外甥女當時提議,先租一套,再請個保姆照顧。后來問了價格,租房每月需要1200元,保姆每月需要4000元,我每個月的退休工資基本就用完了。

“爺爺腿腳不好,奶奶身體不好,他們住在外面,我不放心,要么先去養老院過度一下。”孫子對我們說,養老院里有人照顧,房子可以慢慢找。就這樣,我們在金華市社會福利院里已經住了一年,孫子一有時間就跑到金華看我們,買很多吃的穿的用的,很多老領導、老同事也會時常來看我。

這段時間,妻子又吵吵鬧鬧地想要“回家”,可是家在哪?我們很想住回原來的社區,或租或買,在人生最后的光陰里,與老街坊、老朋友再寒暄幾回。

來源:金華日報 作者:季俊磊 責任編輯:吳慧賢
關鍵詞: 老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