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蛋蛋挂机投注模式
首頁 > 新聞 > 實時播報 > 原創新聞 > 正文

陳越:行游踏暖 為婺而歌

金華新聞客戶端8月9日消息 金華日報記者 陳麗媛/文 梁小龍/攝

7日,《親愛的婺城,親愛的你》MV完成了拍攝工作。知名詞曲作家、音樂制作人陳越是這首歌的詞曲作者,也是MV中的主角。他騎著28寸鳳凰牌自行車穿過保寧門,行游在古城巷陌,婺劇、婺窯的身影揮之不去。出走半生,歸來仍是少年,意氣風發地跨在機車上,身旁是婺江兩岸的花團錦簇。登高俯瞰,尖峰山下萬家燈火依舊,婺城新顏已今非昔比。

近鄉情更怯,因為對這土地愛得深沉。讓一個年過半百的游子拋開深沉和怯意,喊出“親愛的”告白,又何嘗不是出于腳下這片故土的深愛。

“為了這一眼,我已等待了許多年,你看尖峰山下萬家燈火,仿佛換了人間;為了這一刻,我已期盼了許多年,你看婺江兩岸花團錦簇,一派祥和人間;無論有多遠,愛你心情永不變……”在陳越的演繹下,曲調歌詞直抵人心。鄉愁,濃得化不開了。

《江南有座金華城》是陳越寫的第一首城市音樂。25年后,再看這首歌曲,陳越覺得它的詞、曲均算不上成熟。但是每每哼唱,白龍橋、小河、小船、星星、外婆都會構成一幅畫卷,在他腦海中不斷延展……這首歌感動了金華人,也感動了陳越自己。事隔多年,陳越已經走過數百座城市,創作了數百首城市音樂作品。《親愛的婺城,親愛的你》是他最滿意的作品嗎?陳越搖了搖頭:“從技法上來說,不是。”但它帶給聽眾的感動,是超出地理概念的。歌曲于5月20日全球首發后,一周全網點擊量就突破240萬次。陳越手機里存著一段視頻,記錄了一名日本音樂人聽了這首歌后掩面流淚不止的畫面。可以說,這是一首可以讓大家情感共通的戀鄉曲。

“它賦予了歌曲強大的生命力和傳播力,就像《達坂城的姑娘》,我們不是那里的人,甚至沒有去過那里,但我們都會唱它,都知道有個美麗的地方叫達坂城。”陳越希望,《親愛的婺城,親愛的你》也能沖出婺城,傳唱天下。

同樣的朗朗上口,《江南有座金華城》是純美恬靜的,《親愛的婺城,親愛的你》是直抒胸臆的。創作《親愛的婺城,親愛的你》,陳越在情感上醞釀了一年,寫出來只用了短短的幾天:“婺城不好寫,但寫不好我會瞧不起自己。”下筆時,他很篤定。故土上的童年有苦難,說來也怪,現在閉上眼睛,他看到的都是美景,聞到的都是花香。梔子花香、油菜花香、桂花香、稻花香。他說,自己是伴著花香成長的,故鄉用另一種教育方式幫助他認識自己、認識世界,認識到溫暖的力量。故地重游,親人和老房子已經不在了,以前閉著眼睛都能找到的街巷也不在了。家鄉人的生活變得更好了,溫暖中他也會失落、害怕,甚至愧疚,這是他的一種鄉愁。如果說,美的藝術會帶著恰如其分的悲傷,《親愛的婺城,親愛的你》里就有陳越的鄉愁。

《親愛的婺城,親愛的你》概括了花滿婺城的“雙城”戰略,把婺城巧妙地從地理屬性提升到了文化屬性的高度。“要為婺城而歌,更要為婺而歌,我們的婺文化歷史悠久、影響深遠,值得每一個金華兒女驕傲。”陳越說自己在老家已沒有一磚一瓦,但故鄉對他的影響一直都在作品里。除了為家鄉深情而歌,他也勤奮地帶著對婺文化的熱忱和深度思考,創作散文雜文。

早在8年前,陳越就寫過《白沙溪》,將龍橋映月、寶塔搖鈴、白沙古堰、瑯琊峰回、鐵店遺韻、雙湖煙雨、烏云橋渡、澗道雄關列為白沙八景,細細回憶了故鄉的山水人事。他憧憬著,它們就像白沙溪上的珍珠,激活當地的文化因子。“如果有一天,我行將老去,我愿意再看一眼的風景,唯有白沙溪。我想再聽一聽溪流的歌唱,并把這清越的溪水聲帶回夢鄉,然后循著少年行游過的足跡,細細倘佯……我是一個白沙溪的孩子。”陳越說,宣傳家鄉,他責無旁貸,不遺余力。他愿為婺正名,為婺而歌,用音樂提振這座城市的精氣神。

來源:金華日報 作者:陳麗媛 梁小龍 責任編輯:徐超
關鍵詞: 陳越 游踏暖
相關閱讀